大学的课堂与我们的责任

作者:来源:时间:2017-11-08

   近些年来,中国一些大学的发展思路,先忙着盖“大楼”,接下来炒“大师”。如果一定要在“大楼”和“大师”之间PK的话,那很多人会选择后者。可实际上,比“大师”更重要的是“制度”,一所大学、一个院系如果没有先进的制度和良好的风气,很可能日渐平庸乃至堕落。

  《中国青年报》“冰点观察”的一篇文章很有意思,“提及大学 ,人们往往关注校长,这固然不错,只是有时候未免忽视了更具知识分类的系主任,这一职位要求对本学科、本专业的内涵、课程体系都有通透的了解和思考。”沈阳城市学院作为一所新兴的省属二本院校对专业建设、课程体系的重视程度和改革意识已经远远超过了传统大学。在当今,高校对教师的考核普遍体现在学术研究,上课只是为了完成相应工作量的背景下,高校的课堂教学已经显得苍白无力,教师投入的精力十分不足,缺乏足够的吸引力,学生感觉学不到东西,上课成了走过场。问题出来了,怎么办?很多高校尝试调整学校管理模式,避免行政对办学的干扰,推行学术自治、教授治校……而目前中国大学的困境,不是一句“教授治校”就能解决的。 

  我校从建校初就一直将“课程质量”作为学校发展的核心竞争力,并积极开展课程质量评价等相关教学评估工作,在不到几年的时间里,无论是从专业建设、课程体系、教学方法、课程评价体系等方面都取得了很大的成果。 

  关于课程设置,传统的课程设置重理论轻实践,已经无法满足应用型人才培养的需要,要想将专业与行业、与产业紧密结合,就必须打破专业的界限和壁垒,以能力培养为核心和主线因此在课程设置上,要重构知识体系和能力体系,从学生能够掌握的专业技能出发设置课程,同时为了增强学生的视野和见识,开设相应的选修课程,因为它体现了一所大学的眼光与情怀。 

  关于课堂教学,涉及到课到底怎么上的问题以前有严格的上岗培训,还有以老带新的制度,现在很多高校重视科研,把教学看很轻,中小学很重视教学观摩,很重视教学方法的改革与尝试,但是在中国的大学课堂就是“八仙过海各显神通”,爱怎么讲就怎么讲。举一个例子,现在很多大学重视分组讨论(seminar),老师们就知道安排学生发言,自己简要评说几句,至于如何组织课堂,进行有效的教学活动,并没有很好的计划。其实每次的讨论课,都应该对讨论课的渊源、宗旨和技巧,有大致了解与掌握。否则,教师不知道如何用力,学生又误以为你偷懒,课堂会变得毫无生机与激情,还不如“讲授式”教学。国外大学上Seminar时是很用心的,花很多时间设计,学生也确实收获很大。 

  关于“课前与课后”。我是文学课的教师,平时很喜欢读民国时期文人轶事,文学大家沈从文在西南联大讲课,课堂并不精彩,课后的聊天则让学生收获很大。虽然课前课后不计入教学工作量,不纳入到对教师的考核中去但是我们是否可以借鉴国外大学的做法,设立教授与学生面谈的时间(Office hour),让学生有机会直接向任课教师请教并深入交流。试想,如果没有这种“面对面”,那上大学岂不跟远程教育差不多? 

  对于教学,我们不仅看课上,还应该看“课前与课后”;不仅要计算工作量课时,还要算教学质量;不仅要有制度约束,还要有精神奖励。而这些的背后正是一所大学的良心所在、职责所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