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如逆旅,我亦为行人

作者:来源:时间:2017-12-11

   



    城市中的繁华街道总是车流与人流交织不断,人声与引擎声混合出的嘈杂震动着人们的耳膜。我喜欢城景的连缀,但更为享受静夜蜿蜒在这座繁华城市之下的地铁。

  我不喜欢白天的地铁,因为它太过于拥挤与吵闹,早晚高峰时蜂拥而至的人群让小小的车厢像密封的沙丁鱼罐头。白天的地铁里,人们或坐或站,大多数人低着头看自己的手机,沉浸在四四方方的世界里,若再加上一副耳机便能轻松地将自己与外界隔绝。而当夕阳染红了天边后,夜幕渐渐落下,人们又从不同的地方汇聚在地铁里,这个时候的地铁虽然拥挤嘈杂,但每个人的脸上却露出了放下一天疲惫的轻松。 

  我喜欢深夜的地铁,人很少,每个人都有宽松的空间自处,人也变得更为放松。心情好时,我就从车头走到车尾,在空荡荡的车厢里走走停停,不用在意别人的目光。我在地铁上见过形形色色的人,过客如云,却有许多面庞深深地印刻在我的脑海之中,萍水相逢,却也为生活添上小小的一笔色彩。 

  我见过依靠着扶手专心看书的少年。他背着灰色的厚重的书包,蓝白相间的校服上有些深浅不一的污渍,戴着耳机以隔绝外界的打扰,眼睛紧紧盯在书页上,而书页上是一行行密密麻麻的公式与例题。或许他正值高三,背负着沉重的课业和家长的期望,面对即将到来的大大小小的考试还有些心慌与紧张,舍不得浪费地铁上大段的时间,就赶紧拿出书复习重要的知识点。我想起了自己的高三,每个周末,拖着行李跨越半个城市回家,卸下了一周的疲惫,一路都在放空。我们一直在求学的路上前行,高考犹如一座高耸崎岖难以跨越的山,我们不愿辜负家长的殷切希望,少年沉重的背包也曾经满载了多少人年少奋斗的回忆。 

  我见过对着电话哽咽着说想家的姑娘。她看起来也不过是二十出头的年纪,穿着干净的白色衬衫与牛仔裤,扎着一个松松垮垮的低马尾,脸上的妆都哭出了斑驳的痕迹。她努力将声音保持得很小,而我其实也不想偷听别人的电话,可与她也就隔了两三个人的位置,姑娘委屈的声音在空荡的车厢里显得格外清晰。也许她刚刚毕业,独自一人异地打拼,生活的压力与孤独让她格外想家,却也只能哽咽着声音给家里一通电话。 

  城市里有多少这样背井离乡的异客,白天打拼,晚上回到冷清的出租屋,无尽的孤独感和疲惫感不断上涌。工作也好,生活也罢,再苦再累对家里也只是报喜不报忧。多少人也像这趟地铁里的这个小姑娘一样,在一座陌生的城市里,演绎人生的苦辣酸甜。也许他们是不同的,却多多少少会有着相似的地方。小姑娘挂了电话,用手捂住眼睛。我递过去一包纸巾,她红着眼睛说了声谢谢。恍惚间想起上一回在地铁上,我鼻子突然流血,在口袋里慌忙地翻找手纸,也是身旁的阿姨递过来一包纸巾给我。 

  我见过倚着墙面沉沉睡着的大叔。他的脸上已经有了深深浅浅的皱纹,头发凌乱地挡在眼前,双手抱着一个老旧的背包,脖子扭成了一个有些诡异的角度。我忍不住多看了他几眼,他带给我的感觉太过浓厚,那种感觉只有四个字——风尘仆仆。或许他人到中年,为了家庭四处奔波。又或许他刚从外地赶回来,急着回家和家人团聚,舟车劳顿,便在车厢里小睡一会儿。有时候我自己也会在地铁上睡觉,朋友问过我怎么会在地铁上睡得那么熟,难道不怕坐过站吗?我笑了笑,大概这是一座温柔的城市,她不忍心见疲惫的人们睡过了站,会轻轻地叫醒他们。 

  我还见过怀抱着吉他在车厢里唱歌的流浪歌手,见过为了练习演讲在众人面前红着脸大声念稿的少女,见过在突然摔倒后被众人扶起的老人……“你我皆凡人,生在人世间,终日奔波苦,一刻不得闲。”人们似乎变得越来越忙,忙得忽略了生活中细小的美好与感动,却在城市的地下,在短暂的停留中,从别人的一言一语中想起似曾相识的自己,小小的地铁站也透露出生命的美好与精彩。 

  今年杭州地铁上一条条网易云音乐的评论让成千上万的人感动,甚至泣不成声。当文字触动了内心最柔软的地方,人们纷纷点赞这场营销活动时,我却在感叹地铁真是个好的载体。我喜欢透过地铁,看丰富多姿的命运纵横交错,看人间烟火俗世百态。从一个起点到另一个起点,从一次结束到另一次结束,一列列地铁承载的是一场场梦境与现实交汇形成的前程。此刻,你与我在此处短暂停留,下一刻,我们又为各自未来奔波忙碌。 

  从地铁站出来,城市的夜风吹得人有些凉,我拉了拉衣服,快速融入那片灯火阑珊的城市夜景中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