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中闪回少年事 你剥石榴我吮手

作者:来源:时间:2018-05-13

  奶奶家的院子里有一棵石榴树,夏绿冬凋以此往复。时间伴随着草木在枝繁叶茂与枯枝败叶之间来回转换,也看着奶奶不回头的一日一日的老去。 

 

 

  我从小跟着奶奶长大,幼时经常有些叛逆的想法,总怨她管着我,也曾带着稚气和奶奶抱怨过:“等我长大了就离你远远的,那样你就管不到我了。”奶奶愈发紧紧地把我搂进怀里笑笑说:“等到那时候我就是想管,也不一定能够管得到你了。”当时我是很满足这个回答的,觉得她给予了我脱离约束的权利。而如今,奶奶在我千里之外,我却希望她能和以前一样,时时刻刻看着我、管着我。 

  我小时候上下学都是奶奶接送,那辆老式的脚蹬三轮车也就成了我童年记忆里存在感最强的物件。放学走出校门后,第一件事就是四处张望寻找奶奶。其实也根本不用我去找,奶奶总会在我转悠到她身边时及时喊出我的名字。家里和学校是有段距离的,每天放学后坐在三轮车上,便是我和奶奶分享一天校园生活的时候。无论什么我都讲给她听,哪怕奶奶忙着看路,只回我一个嗯,我也觉得开心。现在我仍会将生活讲给她听,我在学校发生的事,旅游时发生的事……我把我的生活倾尽展开于她眼前,用尽所有词汇向她描绘外面的世界。 

  初中的时候,奶奶给我开过一次家长会。当时我把奶奶领到我的座位上就出去了。听后来的同学说,班主任让在场的家长给孩子写几句话。说实话我对这个环节是不抱任何期待的,奶奶没上过几年学,平时也只是念念《三字经》、听听戏,她不会写字。周围的同学都在猜测父母会给自己写什么内容,听着他们的讨论,我的最后一点期待变成了对奶奶的失望。家长会结束后我送奶奶离校,她临走的时候对我说:“你们老师让家长写几句话,我把纸条夹在你书里了。”我调侃道:“奶奶你还会写字呀?”她嘿嘿一笑:“快点回去吧,别耽误上课,不用送我了。”后来我找到了那张纸条,很小一片,打开一看,纸的四周边缘参差不齐,不知道是她在哪里随手撕下来的,但是上面还是写上了字。在我印象中不识字的奶奶,用着小学生一样稚嫩的字体写到:“好好学习!”在这张纸条的边角还写着四个字:“奶奶不会”。我无法形容当时自己的心情,就算是现在想起,仍是眼眶发热。其实奶奶完全可以不写,我能想到奶奶当时的为难表情,在别的家长奋笔疾书为孩子们书写爱意时,奶奶只能用她仅有的词汇来向我表达期望。她怕我看到纸条时失望,又用笔写下了:奶奶不会。 

  2008年汶川地震时学校临时放了假。因为事发突然,也来不及通知家长来接学生回家。当时我们那里并没有什么明显的震感,我对于地震的定义也是模棱两可,只是听老师说地震很可怕。我背着书包跑回家,推开门却发现奶奶不在家。那一刻我真慌了,扔下书包就往外跑,像街巷里的熟人打听奶奶的去向。找到奶奶的时候,她正蹲在花生地里拿铲子铲着什,我安下心来叫了一声“奶奶”,便朝她走去。奶奶抬头见是我便问道:“怎么跑到这来了,今天放学这么早?”她扶着腰慢慢站起来,拍拍身上的尘土朝我走来。“老师说地震了,今天提前放学,我回家没看到你,就来找你了。”我将头埋在奶奶的臂弯里,闻到她熟悉的味道才真正放下心来。奶奶似乎是明白了我的担心,拉起我的手说:“我没事儿,走,回家。”  

  我跟着奶奶走过了童年,从抱在怀里到能够跌跌撞撞走进她的怀抱,从小心翼翼跟在身后,到跑的比她还快;从陪在她身边到如今千里之遥。成长使我变成了大人模样的同时,也使奶奶渐渐老去。白驹过隙、一晃不可往复。所谓的成长之路不过是陪在奶奶身边,等她说一句:“走,回家吧。” 

  我向来少梦,前两天却做了一个关于奶奶的梦:梦中我回到记忆中的小院子,砖墙青瓦,石阶青苔,还有那棵熟悉的石榴树。奶奶站在炉灶前做饭,还催促我去把树上成熟的石榴摘了。我捧着石榴像她走去的时候,闹钟忽然响了,梦境戛然而止。我与奶奶隔着千里,思念却在那一刻肆意泛滥。这真是:梦中闪回少年事,你剥石榴我吮手。 

 

 

上一页:

下一页: 今天,你自嘲了吗?